回望半生流落 - 情感故事 - 读文章网,情感美文,情感故事,伤感文章,生活常识 

读文章网,情感美文,情感故事,伤感文章,生活常识

回望半生流落

  昨夜”一场”小雪静暗暗的飘落,这是江南今冬第”一场”雪。

  久居南边,”期”盼梅开愈甚飘雪,但见一剪寒梅在枝头清静绽放,便知季候已到了一年中最深远的时辰。百媚千红中,唯梅让我情有独钟,喜好你高尚的品格,”中华美文网”,喜好你与生俱来的傲骨,喜好你陶然醉人的清香,喜好你无以伦比的那份大雅。

  你本来应是仙境的琼枝,却从诗经里一起走来,悠悠穿越尘世阡陌,三千年的风雨过程未曾改变你最初的颜色,任它光阴怎样腐化,任它天寒地冻怎样糟蹋,你依然盛开在南冬风月,唐诗宋词里,盛开在悬崖峭壁和那块战火烽飞的红岩上。北风吹过,你抖落身上的白雪,将一抹最圣洁的嫣红绽放在烟雨江南,绽放在而今,我的心间。

  该奈何为着你的到来唱响一首礼赞的歌谣,该奈何为着你的到来写下一篇最美的笔墨,可能为你画上最优雅的一笔?只怕,只怕,我的歌声唱不出你“香中别有韵,清极不知寒”的艰深;只怕,只怕,我的笔墨无法描写你“驿外断桥边,寥寂开无主”的孤寂,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”的品格;只怕,只怕我的画笔画不出你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幽香浮动月薄暮”的神韵?且罢,照旧远看你一脸笑脸的样子,又担忧本身会痴迷你的万种风情,且罢,照旧闻闻你的清香,又唯恐会醉了醒不外来,以后再难步入俗尘。

  于是只能微闭双目,将你随便的联想,轻问你傲立雪中是在为谁飘香?谁人梅边吹笛的少年能否唤起美女?谁人叫易安的女词人还在惋叹“本年恨探梅又晚”吗?笛声三弄将梅心惊破了几多春情谊,吹笛人在飘雪中渐行渐远,那雪即刻化成居士的千行清泪,泪眼婆娑中哀问,断肠与谁倚?自此往后,天地茫茫,音讯渺无,相见只怕无”期”?“一枝折得,天上人世,没小我私人堪寄!”

  悠悠千古,词人也罢,吹笛郎也好,已然逝矣,人终究活不外你这一剪梅花儿。你的生命竟然云云多情,百花丛中,唯有你在凉风里凌寒傲雪,众香国里,唯有你的清香将光阴弥漫。人们叫你青梅,早梅,腊梅,寒梅,春梅,白梅,墨梅......就连这俗世的女子都以你来冠名,掐指一算,何其之多?都想沾染你奇异的馨香,都想接收你固有的芳香。神州无处不梅,你以你凌雪傲寒坚毅不屈的精力,你以你清瘦雅致不亢不卑的逸韵,你以你不随众俗独有春先的本性,你以你与世无争宁肯情愿寥寂的淡趣闲情,你更是喻示着”幸福”,快乐,长命,顺遂,僻静的“五福之花”当之无愧的被人们奉为国花。

  看着你疏枝横玉瘦,弱不经风的样子,总让人不由地心生爱怜,却怎知你竟有云云固执的生命力?人们只道你凛然正气不畏寒冷,谁曾想你也是回眸一笑风情万种。你的蕊素瓣藏香,你的朵团玉娇羞,你集俏,幽,雅于一身,更是有一股令人断然不敢逼视的清韵,“冰雪林中著今生,不与桃李混芳尘。”难怪群芳要妒忌你,是由于你让群芳黯然失色啊!就算是你的寥寂也是云云的瑰丽,你不哀叹流年也不伤春悲秋,只是缄默的或傍石而依或临水曲斜,听凭雪覆了花容又渗入花蕊,还将最瑰丽的容颜绽放在人世。

  我更爱冬天里的你,皑皑白雪中一枝独秀。看来你与雪宿世早有盟约,注定一起相伴,宋人有诗曰;“有梅无雪不精力,有雪无梅俗了人。日暮诗整天又雪,与梅并作异常香。”是了,你与雪依依偎偎缠缱绻绵走过几多光阴几多沧桑,茫茫野外里你枕在冰雪的怀中,听着北风吹过的梦话,和平而温婉,不由地想再问你这梅花儿,雪,是不是你此生的宿命?

  只能远看你,不敢走近你,怕这沾了俗世的身子轻渎了你高尚的圣洁。悄悄地张望你,而今全部的暴躁阔别意念,心如止水,嗅闻轻风拂过你的清香,远了那些遗留在心底的经年情事,将某个温顺的片断凝视成永恒。回望这半生流落,不去奢望牡丹的荣华,只想今生如一枝清逸的梅,仆仆尘世中保居心底的平安,听命这份寥寂,不惧风雨不惧寒冷,逆境中选择坚定,守候云开日出的时辰到来。

  天地间最得当你居住的处所生怕也只有这枝头上了,高自豪立,以轻逸若仙的风骨留守凡尘一角纯净,千山暮雪中,孤寂的你笑看苍穹,就算哪一日凋落也寥竣工泥碾作尘,芬芳依依旧,你翩然而去的死后,悄然一季的冬清静复苏,春天来了。